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山林惊情
山林惊情

山林惊情

这是六月的一天,我们单位四十多人由院长的带领下去市郊的青山风景区郊游,驱车两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青山下,一行人开始爬山。

  快到中午时到达了

  半山腰的目的地,大家开始吃吃喝喝的休息了。

  我看时间还早,就决定一个人上山呼吸下新鲜空气,在大城市里很难有机会身处这样的天然氧吧。

  「主任,帮我把包看下,我去山上走走。」我把包放在了主任身边。

  「好的,注意下时间,还一个半小时下山,早点回来,别走太远啦」「恩,知道了,我不走远」说着我径直向山上走去。

  「等等,你去哪?」一个声音叫住了我。我回头一看。哦,原来是同科室的同事高月。

  她是比我晚晚分到单位一年,虽然比我小一岁,身体有些瘦弱,但个子比我还高半头,虽然皮肤不算白,但显得很健康。高月面部十分娇好,经常笑呵呵的,两个酒窝嵌在脸上。她的眼睛十分的迷人,大大的,毛嘟嘟的,十分动人。整齐的短发乌黑乌黑的。今天因为天热穿了一个白色的吊带,外边穿了一套淡黄色衣服可短裙。

  我跟高月关系还算不错,她才到单位时因为缺少经验,我对他工作帮助不少。

  我又因为她学历比我高,在技术上我还要向她请教。所以她也算我在单位少有的几个朋友了。

  「哦,我准备去山上走走,山上空气好。」

  「带我一个吧,我也去走走。」

  「好吧,那一起走」我和高月就走入了密密的树林,向山顶走去。

  树林里果然空气清新,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树叶的味道,闻起来让人心旷神怡。

  「对了,啥时候结婚啊?」我问高月

  「哦,快了,七月中旬办婚礼,一定要去啊」

  「呵呵,必须的,能不去吗。前几天我看见你未婚夫了,小伙不错啊,高高的,挺帅气啊」。

  「有那么好吗?看你说的」。高月摆了摆手「你也不错啊,老老实实的,多本分啊。前几天你在家里请科室吃饭,我发现你个大男人一个人过,居然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还做得一手好菜,主任不还夸你了吗。不像我对象,啥也不会,一点生活能力都没。我看他啊,照你可差远了去了。当时还不如嫁你了。」高月会心的一笑。

  「诶呀,可别抬举我了。你看你还比我高半头呢,我可没那福气命,高攀不起你啊。」高月笑了一下,靠近了我,用手在我头顶比划了几下,意思说我矮她班头,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去蛋吧」我跳开来。我们就有说有笑的继续向山顶走去。

  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俩到了山顶。山顶有一片好像被人修理过的空地,用沙土垫的很平整。我和高月都累了,准备休息一会就下山。我俩站在山的边缘,向下望去,只见山软叠嶂,风景好不美丽。我仿佛被这景色迷住了。

  正在这时,由远处走来三个人,向我这边空地走来。我以为也是上山的游客,就没在意。当走近了,我才发现,是三个下青年。左边的胖胖的,中间的染着黄头发,打着耳钉,右边的是个矮子。他们三人也走到我们待得空地上。我看他们流里流气的,看着我们。我和高月都感觉有些不自在。

  「我说嘛。是一对小情人」黄毛色迷迷看着高月说「不能吧,那个男的比女的还矮呢。」听到他们的说话声,我更加不自在了。我瞪了黄毛一样,拽了拽高月的胳膊说「走吧,还得下山呢,别回去晚了」。高月也显然被这三个不速之客绞了兴趣,点了点头,走在我前面,准备下山。

  就在我俩走了没几步,突然后背一疼,有人在后背给了我一脚,我一下子爬在了地上。还没等爬起来,一个膝盖压在了我的头上。双手被狠狠地摁在了地上。

  我疼的直咧嘴。原来是那个胖子袭击了我,把握踹倒在地,压在我身上。

  我半边脸被压在地上,睁开眼睛,看见黄毛和矮子一步一步的走向高月。

  「小妞,陪哥哥们玩会吧」黄毛一脸坏笑。一步一步的逼近高月。

  高月感觉到了危险,不住的往后退。因为恐惧和紧张,身体微微不颤抖着。

  满脸惊恐,瞪大了双眼「你们是谁,别过来,我喊人了」「喊吧,这种地方会有人来吗?」说着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是一脚,踢在了高月的肚子上。高月随即倒地,手捂着肚子,咳嗽了几下。

  「喂,你们别打她,你们这些混蛋,要钱我给你们。」我急了,大喊道,不住的扭动身体想挣脱出去。一阵拳头像雨点般重重的落在我的头上。我几乎快被打晕了。「别他们装逼,老子打死你,你信不」胖子一边打一边说。

  黄毛和矮子好像没有看见,走到了高月面前。突然黄毛用一只手一把拉住了高月的白色吊带的边缘,想拉坏它。高月本能的用手抓住了黄毛的手,保护着衣服不被拉坏。我看见高月的眼睛已经流出泪来,苦苦的哀求黄毛说「求求你,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绕了我吧」黄毛仿佛没有听见。也不急于去拉扯高月的衣服。用空出的一只手伸进了高月的短裙内,隔居然着内裤用手抠起高月阴部来。

  「啊……」高月惨叫了一声,本能的松开拉住黄毛的手去保护自己的下体不被侵犯。此时黄毛顺势一拉,刺啦……一声,高月的吊带衣,连同胸罩都被啦了下来,甚至连黄色的外衣都被撤碎了。

  「啊……」又是一声惨叫,高月双手交叉在胸前,拼命护住裸露在外的胸部。

  这时矮子已经走到高月身后。一下拉住了高月双手,死死地按在地上。

  高月的胸部不时很大,但小巧玲珑,一对红红的奶头镶嵌在乳房上,十分的诱人。

  看到这个情景,我心如刀绞一般哀求道「不……,你们放了她吧,她马上要结婚了,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求你们了。」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敢想象马上要发生的事情。又是一阵狂风一样拳头。「你TM把眼睛给老子睁开,给老子看着,你要是敢闭眼,老子捅瞎你,你信不信」。

  我头痛欲裂。不得不又睁开了眼睛。高月已经是满脸泪痕了。被按在地上不住的摇晃着脑袋哭着哀求道「为什么,为什么,谁能救救我啊」。由于惊吓和耻辱,高月的全身剧烈的颤抖着,等待未知的悲惨命运。

  黄毛用腾出的双手,伸进了高月的短裙里,拉住了内裤的边缘。高月狠命的踢动双腿,保护着自己最后的隐私。黄毛见无法得逞,就用双腿压住了高月的腿,使之不能乱动,一下拉出了白色的内裤。

  高月呜呜的哭了起来,仿佛已经放弃了挣扎。黄毛把黄色的短裤提到腰间,并欣赏起了高月的阴部。从我的角度看去,高月的阴毛不多,但黑亮黑亮的,粉红色阴唇小小的,随着高月的呼吸微微的开合着。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真的女人的阴部,一种莫名的冲动悠然而生,本能驱使我的视线去观察这男人都向往的地带,没想到第一次看见女人的阴部居然是朝夕相处的同事。

  黄毛几乎看傻了眼,盯盯看着高月的阴部。「怪怪,哥们我们今天赚了,兴许还是处女呢。」矮子也像如获至宝,裂开嘴,露出黄牙说「真的?大哥有艳福啊」黄毛直起身子,急不可耐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已经硬的不行的阴茎。

  高月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黄毛的阴茎已经因兴奋的充血发紫,巨大无比的龟头比自己的阴唇都要大的多。

  「不,不,」高月无助的挣扎,扭动着身体。但身体已经被狠命的按在地上,无法动弹。

  黄毛迫不及待,蹲了下去,用自己巨大的龟头顶在了高月的阴唇上。高月哭的更厉害了,毛嘟嘟的大眼睛已经挂满了泪珠,这更激发了歹徒的兽欲。黄毛俯下身子,轻轻的在高月耳边说「记住,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要你了,你永远是个二手货了,哈哈……」说着直起身,从裤兜里拿出一个避孕套,戴在了自己的阴茎上。我十分惊讶强奸居然还不忘给自己带这玩意。估计是怕被传染什么疾病吧,不过这也算是些许安慰,至少高月不会因此而怀孕。

  黄毛戴好避孕套,随即抓起自己的阴茎,在高月的阴唇上上下揉搓着,看样子是想挑逗高月。

  高月颤抖着身体,等待着自己最悲惨的命运,等待着自己即将被夺去贞操。

  黄毛上下翻蹭了几下,突然腰部轻轻一用力,巨大的龟头撑开了高月阴唇,刺入了阴道。

  「啊……」高月痛苦无助的悲鸣着。

  。没有抚摸,没有亲吻,甚至没有欲望,自己就要被一个陌生男人破处了,高月原想自己的一的次要在新婚之夜献给自己的丈夫,没想到今天在这被强奸了,居然还是在自己同事的面前。

  「爽」黄毛也颤抖着发出了呻吟,「真TM紧,连处女膜都感觉到了」。高月斜着脑袋,紧闭着双眼,忍耐着自己被人强行插入。黄毛的阴茎对于高月的阴道实在是太大了,阴茎才刚刚刺入一点,高月的阴部就被撑大了几乎一倍。

  黄毛稍作调整,又用力一刺,噗的一声,阴茎全部插进了高月身体里。「啊……」高月疼的直叫。黄毛稍作停顿,开始抽插。我看见从高月腿间流出了少许血液。这应该是高月的处女血吧。我万分纠结,这证明高月的贞操已经被这个无耻之人夺去了,他成为了高月的第一个男人,而我却不能为力。

  由于是第一次性交,高月小声的呻吟着,我能感觉到她被插入时的痛苦,原来在毫无性欲的强奸情况下,高月阴部一点液体都没有分泌,被破处时流出少量血液也很快干涸了,干燥狭窄的阴道承受巨大阴茎贯穿的压力。由于压力,阴道开始一阵阵的收缩,黄毛感受着自己的阴茎被一下一下夹紧的感觉,无比的兴奋,更加用力的插入。高月只能紧闭双眼,任人鱼肉。

  黄毛的抽插频率不是很快,但每次插入都很有力度,阴茎几乎都没插入到根部,我都害怕她身体会不会收到伤害。就这样,黄毛抽插了快一百下,突然频率加快了,同时面部僵直,身体开始抖动。只听啊的一声,黄毛一下摊的高月身体上,抽动着。我知道黄毛是射精了,但好在有避孕到,高月不会因此而怀孕。

  黄毛在高月的身体上爬了进一分钟,慢慢的坐了起来。一脸心满意足,十分受用的样子。同时把出了避孕套,拿了张手纸裹上,揣进自己的衣兜里。

  高月感到黄毛离开了自己身体,本能的夹紧了大腿,卷曲起来。不停地抽搐着,脸上的流出泪痕已经干涸。

  这时矮子象哈巴狗一样,用祈求主人的眼神看着黄毛,黄毛瞅了他一眼,努努嘴说「快点吧,别磨叽时间」矮子像得到圣旨一样,松开了高月双手,跑到高月两腿之间,用力拉直了双腿,并且把双腿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而黄毛取代了矮子的位置把住了高月的双手。高月刚刚停止的哭啼又开始了,眼泪又从干涸的轨迹上流了下来。

  矮子迅速拖了裤子,刚要插入。只听黄毛呵斥住了他,「慢点,又他妈忘了?

  你没带套」

  「大哥,我不愿意带那玩意,干起来不爽。」

  「不行,不带就他妈别上」

  矮子无奈只要带上了避孕套。又是一阵抽插,没有抚摸,没有亲吻,没有性欲。高月在一次被人强行插入了。矮子的抽插速度要比黄毛快,干了几十下,矮子一阵低吟,一下吧整根阴茎深深插入到了高月的阴道里,并不住的抖动,把精子射了出来。矮子爽完了,随手拔出了避孕套仍在了地上。回头对胖子说「哎,老爽了,老紧了,快来玩玩啊。」接下来是胖子,矮子用一把刀逼住我,不让我动,并继续让我保持睁眼。

  胖子也同样戴上避孕套,压高月身上,揉搓着高月小巧的乳房。高月的被胖子压在身体下随着抽插,不住的上下移动着,肥胖的身体几乎覆盖了高月全身。

  高月已经放弃了抵抗,睁大了双眼,表情痛苦,咬紧牙关。唯一能做的就是只能尽量把脑袋露出胖子臃肿的身体,保持呼吸,被干的累的不住的喘息。

  当胖子从高月身体上爬起来的时候,除经人事饱受摧残的高月已经被干的不住的喘气,近一个小时的疯狂蹂躏已经让高月接近虚脱的边缘。连合紧大腿的力气都没有。只是目光呆滞的躺在了地上。

  矮子放开了我,我疯一般的跑了过去,寻找高月被撕扯坏的衣服,我看见被弄得乱糟糟柔软的阴毛下娇嫩阴唇红肿外翻,随呼吸一张一合的,大腿内侧还有干涸的处女血。我侧过脸去,闭上眼睛合上高月的大腿,尽量把衣服盖的高月赤裸的身体上。

  这时那三个歹徒走了过开,笑盈盈的看招我。我怒火中烧,看着他们,牙齿咬得咯咯做响。黄毛蹲下身子说「我们爽够了,不过,今天这里发生了一起强奸案,你朋友被人强奸了,可是我们不想被抓住,去作牢,所以我们需要替罪羊,你看……」。

  我全身发抖,仿佛隐隐听明白了这三个人的意思。

  「你们……你们……是魔鬼,这么恶毒的事都想的出来」我骂道。这时高月也从痛苦的蹂躏和巨大耻辱中清醒过来,听到了这歹毒计划,知道噩梦还没结束,无助的颤抖着身体。

  黄毛用手指着我说「少他妈废话,你知道为什么刚才干你朋友时候我们戴避孕套吗,你以为我们爱戴那东西吗?我们就是怕留下证据,而现在我要你在朋友身上留下你的DNA,今天发生的事就彻底和我们没关系了,哈哈……」他们三人一齐笑了起来。

  我冲上去,一下掐住了黄毛的脖子。可是,矮子拿着一把剪刀,逼在了高月的脸上。

  「在他妈不听话,我就划花你朋友漂亮的脸蛋」黄毛挣脱了我,一把把我推倒在高月赤裸的身上。矮子的尖刀顶在高月的脸上,刀尖已经微微刺入了皮肤,渗出了血迹。我低头看着高月,刚才的强奸,让高月面色红润,水玲玲的大眼睛勤着泪水,可怜的看着我。我纠结的看着高月,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不与高月发生性关系,这帮歹徒是不会放了我们的,甚至还会威胁到高月的生命。但让我强奸高月我是万万不能的,虽然今天的事情也让我对她的感情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但面对已经是伤痕累累的身体,我又怎么忍心再次去伤害她呢。

  高月看出了我的心思,闭上了迷人的眼睛,一滴泪水顺脸颊流了下来,与此同时,高月用手偷偷的握住了我的手,轻轻的按了几下。我明白了高月的想法。

  「挪开的刀」我恶狠狠地瞅着矮子,矮子也明白他们恶毒的计划即将要得逞了,马上松开了逼在高月脸上的刀。

  我怜惜的用手轻轻擦去了高月脸上的血水,慢慢的脱下了裤子,将身子悬在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尽量不压在她身上,怕再次对她虚弱的身体造成伤害。

  我做梦也想不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趴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我回忆起平时在单位,像这么美丽和优秀的女人我是想也不敢想的,高月更是高高在上,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嫁给了别人。今天能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女同事发生性关系,虽然是被逼的,感到很耻辱,但也莫名的兴奋了起来。我终于知道我是一直爱着高月的,但由于种种原因,我把这份感情深深埋在了心里,如果不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恐怕我一辈子都察觉不到。看到高月娇好的面容,还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体香,我的下体瞬间硬了。

  我听见了后边三人的笑声和窃窃私语的声音,估计是在欣赏他们恶毒的计划吧。

  我没有理会,把嘴轻轻凑在高月耳边说「对不起,高月,我要进去了,我会轻点的,在忍耐一会吧」。高月微微的点点了头。同时用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低下头用阴茎对准了高月阴道,用力一顶,一下就进去了。真像黄毛说的,好紧啊。高月阴道温暖的褶皱包裹着我的阴茎,皮肤还不断的收缩,仿佛在按摩着阴茎。

  高月一皱眉,小声的说「稍微轻一点」。可能是因为我是第一次,不知道插入得力道,在加上高月阴部已经经过三个男人毫无怜香惜玉粗暴的抽插,第一下就弄疼了她。我连忙小声的道歉说「对不起,我是第一次,我会轻点的」。

  我轻轻的拔出了阴茎,再次插了进去,不过这次轻柔了许多。我发现高月阴道渐渐地开始分泌出了液体。这些液体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帮助了我的抽插。我和高月两个赤裸的身体缠绵在一起,仿佛旁若无人。我们彼此轻轻呻吟着,彼此感受着地方的气息。我吻着高月的嘴唇,用这头轻轻的挑开了她的牙齿,高月也用舌头迎接着我的吻。这种享受原是我以前不敢想象的。高月紧抱着我,抚摸着我的后背,我也抚摸着她的乳房,乳头比刚才坚挺多了。也许,这是今天高月第一次产生性欲吧。我们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在身后三个歹毒的目视中,彼此都达到了高潮,估计他们知道我要射了,黄毛上前踩着我的腰,使我无法抬起。我能感觉到我浓浓的精液射入了高月的体内。正像他们所预计的,我在高月身体里留下了我的DNA。

  「小南高月你们在哪?」远处传来了同事们的声音。原来由于我们上山时间已经远远超出了规定时间,同事们怕我们什么意外,已经上山找我们了。

  那三个歹毒一看有人来了,慌不折路,撒腿就跑了。不久只留下我和赤裸高月,还有目瞪口呆的同事。

  一个月后,案子告破了,三个歹徒被抓了起来。他们的如意算盘没有得逞,因为矮子仓皇逃跑时遗留在地上的避孕套成了警方破案有力的线索。

  高月辞掉了工作,回家调养身心。当然她的婚事也告吹了,她的未婚夫无法接受和相信自己的女朋友在结婚前一个月被轮奸的事实,抛弃了她。

  我也请假在家。通过打听我了解到了高月的处境非常的悲惨,未婚夫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抛弃了她,朋友们也离开了她。她变得无依无靠,没有人能帮助她。

  而且她还要面对朋友和邻居的流言蜚语。听说经常还有陌生男人打电话和敲她家的门骚扰她。朋友说她几乎快一个多月都没出门了,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是死是活?要是再这么持续下去,不死也疯了。

  我想了一个晚上,鼓起勇气决定不能再等了,第二天去了她住的地方。

  到了高月家的门口,我心一紧。高月家门的墙上已经被骚扰者图满了涂鸦,全是些污言秽语。我敲了敲门。里边传来高月沙哑的声音「滚……别逼我啦」喊得是那么绝望。

  「是我,小南,把门开一下」等了好长时间,我真担心她不给我开门。不过门还是开了。

  我看见高月,顿时心如刀绞。不知哭了多长时间高月双眼已经变的又红又肿,大眼睛上充满了血丝,眼眶里全是泪水结成的分泌物,脸灰突突的,显然很多天都没洗过脸了。身体似乎比以前更瘦弱了,手无力的扶着墙站在门口。她看见是我,先是一愣,随后身体摇摇晃晃的要倒。我连忙搀扶住她,近了屋。把它放在沙发上。

  我看见高月的屋里十分的凌乱,可能因为好几天也没有收拾过了,东西扔的到处都是,床上的被褥摊开着,枕巾上有一大片阴湿,估计是刚刚哭过。房间窗户和窗帘紧闭,热的几乎要窒息,屋内没有阳光。因为长时间空气不流通,屋内充满了垃圾味和霉味。

  高月坐在沙发上,哭红的双眼无助的看着我。

  我决定开始收拾屋子,把快一个多月积攒的生活垃圾都清了出去。打开了窗子,让新鲜的空气和阳光能够进来。高月一直红着眼看着忙里忙外,没有说话。

  屋子干净了,我又找到了些鸡蛋了茄子土豆简单的做了点菜,摆到高月的面前。

  「吃吧,身体都快饿坏了」我颤抖着开了腔。

  也许是高月这一个月来一直没吃过什么正经东西,在食欲的驱使下,眼睛盯盯着着我做的饭菜。

  我替她成了一晚饭,放到他的手里。高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看着她吃饭的样子,我强忍着没哭,但还是有眼泪流了下来。

  吃完了饭,我做了一盆热水,试了试温度,端到高月面前,替她擦洗脸来。

  高月眼睛又一次流出了眼泪。突然她张开了嘴,狠命的咬住了我替她擦脸的手。

  手指渗出了鲜血,我咬紧牙关没有挣脱,无比的疼痛传了过来,单我心里得到些许安慰,仿佛这样能为高月分担她的痛苦一样。

  「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啊,咬把,只要你能减轻痛苦一点」我强忍着没哭,安慰她说。

  最后高月松开了嘴,一下抱住了我,哇的一声伤心地哭了起来。我也抑制不住感情,也抱住了她,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哭了五分钟,高月松开了我。大眼睛望着我的脸,用沙哑的嗓子哽咽的说「我该怎么办,我什么都没了,我还要怎么活下去啊」。

  「不,不,你还有我,还有我,跟我走吧,我们离开这个悲伤地城市」我哀求道。

  「可是,我都已经不干净了,谁会要我啊?」高月痛苦的说,仿佛又要哭了起来。

  我握住了高月的手说「我,我,让我照顾你吧。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高月用几乎不敢相信的眼神瞅着我,看着她憔悴的脸。我又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心疼的说「过去的事就让她过去把,给我个机会,让我来分担你的痛苦吧。」我不知道高月同没同意,只知道她也狠命的抱住了我。

  我和高月双双离开了这个城市,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消失在流言蜚语当中。谁也不知道我们去了哪。

  一年以后,在一个遥远陌生的城市,一对年轻的夫妇手拉手走在马路上。女的看样子比男的还要高半头。

  「月,我们生个孩子吧」。

  高月用毛嘟嘟的大眼睛瞅着我,点了点头,羞涩的把头埋在我的怀里。

  我也抱紧了她,发誓再也不会让高月受半点痛苦了。因为她已经成了我的妻子。

  【完】